ad1
当前位置: 首页 -> 生活

高温天里的第一批“00后”军人说他们不能吃苦,是一种偏见

栏目:生活 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8-07 06:37

加练成为了张陈哲的日常,早晨多跑5公里,跑步时多背一把枪,以自己的执着向队里的老兵看齐。在中队指导员於建看来,说“00后”不能吃苦,是一种偏见。

武警上海总队执勤第五支队六中队战士凌沈超自豪地说,在部队里,做了许多妈妈不会让他做的事情,比如将自己挂在高高的单杠上,悬在半空。

武警上海总队执勤第一支队的王建炜在机场停机坪上50多摄氏度的地面温度,一站就是2个多小时,谁说“00后”不能吃苦。

为了自己心中的目标王建炜常常拉着老兵加练

沈超与其他同龄人一样,手机是他入伍前的最大爱好。而现在使用手机更多的是和家里人汇报自己在部队里的成长体验。

清晨2点,“空港卫士”王建炜被班长叫醒,开始了当天的执勤任务。夏日酷热的天气,让汗水很快顺着他额头淌下来,挂在了睫毛上。他眨了眨眼睛,任凭汗珠呆在那里,等下哨后再擦……

3个小时后,在浦东某地的张陈哲睁开了眼睛,同班的战友都还没有起来,他要先给自己加训个5公里跑,以弥补他和战友之间的差距……

晚上7点,工作了一天的凌沈超,露出了可爱的笑容。他比一年前黑多了,也壮多了,他要告诉妈妈,这一周,他的单杠训练情况……

王建炜、张陈哲、金俊杨、凌沈超,这些笑起来还带着一些稚气的大男孩,有个共同的身份:第一批“00后”军人。在入伍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他们远离电子游戏、快餐饮料——那些曾被外界看作“00后”标配的东西,逐渐成长为一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。

“我不觉得寂寞,我喜欢这种有规律的生活。”武警上海边防总队青草沙边防派出所列兵金俊杨在30多℃的高温天里,腰背挺得笔直。他上一次离开营地去长兴镇,是为了出任务;上一次离开长兴岛,是因为腰部骨折,但金俊杨并不觉得苦,他有自己的人生目标——短期的小目标是拥有八块腹肌,远期的大目标是成为一名士官。

“我也哭过,刚下连队时,躲在被窝里哭,我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别人做得好。”武警上海总队机动第一支队战士张陈哲,在炎热的午后,将自己吊在绳索上,一步步往上爬。张陈哲所在的队伍,以岗位特殊、训练艰苦闻名。入伍时才17岁的张陈哲,一进中队就感受到了压力。“跑5公里,倒数10个,总有我一个。”加练成为了他的日常,跑步时多背一把枪,早晨多跑5公里,张陈哲以自己的执着,向队里的老兵看齐。在中队指导员於建看来,说“00后”不能吃苦,是一种偏见。

“我的目标是成为一名优秀哨兵。”还未过18岁生日的武警上海总队执勤第一支队“空港卫士”王建炜,已在虹桥机场停机坪执勤超过了半年,从“冻得脚底一夜都缓不过来”的寒冬,站到了“执勤后鞋底会融化”的酷暑。在这半年的时光里,他很少有机会睡一夜完整的觉,更不可能像同龄人一样赖床。但王建炜并不觉得苦:“来部队,就是来锻炼自己的。入伍后,我身体好了很多;入伍前,我连跑步都跑不动。”

7月刚过完18岁生日的凌沈超脸圆圆的,还带着年轻人特有的婴儿肥。然而,这个笑中略带羞涩的年轻战士,已经参与过一次重大押运任务。执勤期间,他和战友们一起睡在钱箱上,吃住在列车里。凌沈超说,他在部队里,做了许多妈妈不会让他做的事情,比如将自己挂在高高的单杠上,悬在半空。“一开始上单杠是怕的,因为爸妈对我比较宠,让我感觉自己一直是个小孩子。”凌沈超说,“现在不会了。我已经可以连续做15个单杠练习了。”

“我觉得,我是个大人了。”武警上海总队执勤第五支队六中队战士凌沈超自豪地说。

来源:互联网    
ad09
ad10

相关内容

ad08